当前位置: 首页 » 资讯 » 行业 » 正文

23点后,斗鱼什么都敢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23-11-08  浏览次数:97
核心提示:多事之秋,老板失联曾经游戏直播两大巨头之一的斗鱼,老板失联了。11月6日,斗鱼直播创始人、CEO陈少杰失联的消息登上微博热搜第
 多事之秋,老板失联
曾经游戏直播两大巨头之一的斗鱼,老板失联了。
11月6日,斗鱼直播创始人、CEO陈少杰失联的消息登上微博热搜第二。据封面新闻、澎湃新闻等多家媒体报道,陈少杰已经失联三周,斗鱼内部人士向媒体确认了该消息的真实性。
就此消息「市界」向斗鱼方面进行了求证,斗鱼回应称,该消息还在进行内部核实,目前暂无官方回应。但有业内人士向「市界」证实,陈少杰确实已经失联一段时间。另据斗鱼内部人士表示,目前斗鱼公司经营一切正常,未受影响。
作为游戏直播行业TOP级的存在,陈少杰的“失踪”引发了业内的唏嘘。
陈少杰的“失踪”,在“社交产品法律合规部”公众号10月13日发布的一篇文章中就有端倪,“近期有大型直播平台负责人因涉嫌开设赌场,被四川某地机关抓捕”,但目前该文章已删除。
同一天,港股上市公司天鸽互动也宣布暂停国内线上直播业务。其公告称,“在国内市场充满挑战及监管审核加强的情况下,公司已决定暂停国内线上直播业务,这一决定预计将于2023年年末前生效”。天鸽互动是第一代以秀场模式为主的直播平台,其商业模式主要依靠粉丝在直播间给主播刷礼物、打赏,平台从中获得分成。
一位业内人士表示,秀场、游戏类直播的整顿持续已久,主要是针对内容生成、虚拟礼物打赏的相关法规越来越完善,今年更是加大了力度,已有不少平台的业务被关停,“不过斗鱼仍旧是这些平台中最大的一个”。
这次陈少杰的“失联”,给行业彻底敲响警钟。
据公开报道显示,陈少杰最后一次公开露面是在今年8月斗鱼的第二季度财报电话会上。财报显示,在过去几年游戏直播赛道蛋糕不断缩小的背景下,斗鱼的处境并不算好,今年第二季度,斗鱼移动端MAU从去年同期的5570万降至5030万,付费用户数则从660万降至400万。
随着用户数量不断减少,斗鱼的收入规模也在不断萎缩,今年第二季度斗鱼实现营收13.92亿元,同比下滑24.1%,这已经是该公司收入规模连续三年处于下滑区间。
在此背景下,斗鱼如今唯一比较亮眼的数据,是实现了扭亏为盈。财报显示,今年第二季度,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,斗鱼净利润增长至6140万元,同比增长161%。
在斗鱼业绩每况愈下的同时,擦边情况再度复燃,甚至有人说,“23点前的斗鱼,与23点后,是两个直播平台”。
早年间“群魔乱舞”的年代,斗鱼的直播乱象曾颇为严重。不过,随着监管力度的加大,再加上斗鱼的脱颖而出,在赴美上市前后,类似内容有所收敛。而今年,斗鱼再度被盯上,网信中国5月8日发文称,斗鱼存在大量色情、低俗等问题,并指导相关部门进行1个月的整改督导。
此前,斗鱼“彡彡九户外”直播间被多家媒体曝光涉嫌聚赌,涉案金额在亿元以上,该案件被查处之后,主播付某某、潘某被判处6年有期徒刑,还有多人被判缓刑或处罚金。
目前,斗鱼有不少连麦依旧是23点前后开始,其中就包括游戏区主播,与舞蹈区、颜值区等主播连麦PK,输者需要进行劲爆舞曲等作为“惩罚”。相比颜值区与舞蹈区,身为斗鱼最重要的游戏区,看客们其实并不“善于”消费,而通过类似的连麦,能尽可能榨干“大哥们”的资金,让他们为斗鱼的业绩贡献自己的力量。
深夜1点,还在卖力连麦PK的斗鱼各板块主播。来源:市界
11月6日,在得知陈少杰失联三周的消息后,资本市场再度以大跌作为回应,盘中最高跌幅达到13.35%,刷新上市以来新低,报收0.842美元,市值只剩下2.69亿美元。从2021年年初高点20.54美元算起,斗鱼已跌去96%(前复权),市值损失约460亿人民币,目前不及虎牙的1/3。
 
被抛弃的巨头
斗鱼是有过辉煌的。
北京时间2019年7月17日,斗鱼直播成功在美国纳斯达克交易所挂牌上市,并凭借8.91亿美元的融资规模,拿下当年截至当时中概股最大规模的赴美IPO,而37亿美元的估值,也比虎牙前一年上市时的24.19亿美元,还要高出53%,坐稳“直播一哥”的名号。
陈少杰带着旭旭宝宝、PDD等头部主播,在敲响斗鱼登陆纳斯达克钟声的那一刻,笑容满面。那时的斗鱼,刚经历过一场令人难忘的“直播千团大战”,除了如今的虎牙、斗鱼两大巨头以外,还有熊猫TV、战旗TV、龙珠直播等。当时各个平台为了抢夺大主播,纷纷一掷千金,据传闻,当年熊猫TV为了挖英雄联盟主播PDD,开出了5年3亿元的天价。
斗鱼早期的疯狂扩张,背后是腾讯的持续下注。
天眼查App数据显示,2016年斗鱼先后进行了两轮融资,其中均有腾讯的身影,2018年3月,腾讯再次斥6.3亿美元巨资入股斗鱼,以进一步换取控股权。据斗鱼此前向SEC公布的文件显示,截至2022年3月31日,腾讯持有斗鱼38%的股权,为第一大股东,斗鱼创始人、CEO陈少杰持股为16.9%。
昔日“直播千团大战”的冰山一角。来源:市界
2018年前后,在“千播大战”退潮之后,游戏直播经历了一轮大洗牌,大量直播平台倒闭,其中就包括曾经三巨头之一的熊猫直播。
率先在美股上市的虎牙和斗鱼,作为“上岸者”,随着曾经的对手先后被洗牌出局,占据了游戏直播赛道的绝大部分份额。又有腾讯作为后台,斗鱼尝到了收获胜利果实的喜悦,陈少杰的持股身家一度达到35亿人民币。
彼时,腾讯做媒,让本来敌对的行业老大和老二握手言和。就待合并之后,新的游戏直播巨头诞生。
2020年10月12日,斗鱼和虎牙宣布,正式接受大股东腾讯提出的合并邀约,根据合并协议,虎牙将以换股形式收购斗鱼,斗鱼将成为虎牙私有全资子公司并从纳斯达克退市。
该消息公布后,斗鱼虎牙在纳斯达克临时停牌,斗鱼停牌前一度涨16.21%,虎牙停牌前一度涨8.49%。
然而这起市场瞩目的合并案最终被市场监管总局叫停,成为国内互联网领域首例禁止集中案件。2021年7月10日,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正式发布公告,叫停了腾讯申报的虎牙斗鱼合并案。
对此,腾讯方面回应称,“公司将认真遵守审查决定,积极配合监管要求,依法合规经营,切实履行社会责任。”
在那之后,盟友又重回对手。彼时就有业内人士称,“腾讯只能看着这两家斗,耗没掉一个”,不过其也表示,“腾讯可能优先考虑保虎牙,因为虎牙平台的技术和用户基础都更好一些,但对于斗鱼的团队可能更满意”。
实际上,斗鱼直播上市之后,其各项财务数据一直被虎牙领先,但行业危局之下,无人置身事外,即使是行业TOP1的虎牙直播,近年来各项数据也出现了较大幅度的下滑。
今年8月,虎牙直播公布的2023年第二季度财报显示,虎牙该季度营收18.214亿(约2.512亿美元),较上年同期降20%。虎牙的移动端平均MAU也从去年同期的8360万下降至8290万。
和斗鱼一样,虎牙为数不多的亮眼数据也来源于降本增效,第二季度虎牙实现净利润为2320万元,去年同期为净亏损1940万元;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(Non-GAAP)下,归属于虎牙的净利为1.151亿元(约1590万美元)。
就在二季度财报公布之前,虎牙发生人事变动,CEO董荣杰因个人原因辞职,在新任CEO上任之前,虎牙高级副总裁黄俊宏和财务副总裁吴欣为代理联席首席执行官。在董荣杰辞职的同时,腾讯副总裁、虎牙董事长林松涛宣布,公司正在进行战略转型,将从多个方面调整内容成本和收入。
 
落幕早有预兆
斗鱼的衰退,实际在这一次合并落败事件之前就已埋下伏笔。
由于当时争夺头部主播较为激烈,在“天价签字费”等因素的影响下,斗鱼在2016年~2018年,已经合计亏损22.72亿元,甚至还闹出关于韦神、蛇哥等顶流主播的合同与欠薪事件。再加上随着抖音、快手和B站先后进入游戏内容领域,以游戏直播起家的斗鱼,前景更加渺茫。
虽然上市之时,陈少杰十分坚定地对外表示,“斗鱼拥有强劲的增长潜力,不断创新的业务模式和经验丰富的管理团队,将专注于业务的成长,为股东创造长远价值”。可时至今日,斗鱼也没有摆脱对于直播业务,甚至是游戏直播的依赖。
财报显示,斗鱼平台对于广告商们的吸引力在持续下滑。2020年至2022年,斗鱼在广告板块取得的销售收入分别为6.45亿元、4.65亿元以及1.9亿元,只占其同期收入的6.7%、5.1%及2.7%,而直播业务的营收占比始终维持在90%以上,且还在逐渐提高。
不仅如此,2022年第四季度,斗鱼移动平台MAU(月活跃用户数)为5740万,同比下降7.9%,其中移动电竞MAU为2830万,占斗鱼活跃用户数的一半左右。而电竞MAU的数字,其实也已比上年同期出现880万的下滑。这意味着,斗鱼支柱的游戏直播板块,在逐渐失守。
 
 
游戏板块失守的背后,是昔日斗鱼的“一哥一姐们”,在“各奔东西”。
就在今年8月,身为斗鱼游戏领域DNF分区“绝对一哥”的旭旭宝宝,离开效力五年的斗鱼,转战抖音平台。热浪数据显示,旭旭宝宝的抖音首秀,总观看人次达6045万,收获6.2亿点赞,新增粉丝超过329万。疯狂小杨哥、冯提莫、乔妹等多位知名主播纷纷现身,为旭旭宝宝打call。
在旭旭宝宝入驻抖音一周前,阔别直播半年的昔日“斗鱼一姐”冯提莫,也开启抖音直播首秀,甚至还有李玉刚和腾格尔前来助阵。这些庞大的阵仗与资源,也都是如今的斗鱼所无法给予的。旭旭宝宝在采访时称,“随着短视频平台和带货主播的崛起,直播更多元化了,卷的也更厉害了”。
可抖音越是热闹,就越能映衬出斗鱼的无奈与落寞。
其实,斗鱼也在年报中,透露出了这些危险信号,“为留住顶级主播,我们必须制定更好的主播薪酬方案,提高我们的变现能力,帮助顶级主播触达更广泛的受众。可尽管我们努力在这些方面提高自己,即使我们尽最大努力留住他们,也不能保证主播不会离开我们。”
尽管如此,一个又一个的头部主播,还是选择“抛弃”斗鱼,奔向“钱”景更广阔的平台。而随着头部主播的流失,也会带走更多的用户,从而令斗鱼的吸金能力进一步减弱。甚至有很多旭旭宝宝的“铁粉”留言,“即便不会去抖音看旭旭宝宝,也不会再看斗鱼了,就让自己的青春,停留在这一刻吧”。
实际上,短视频平台的兴起,除成为新的“资本宠儿”外,一定程度上也是更好地利用了人们碎片化的时间,因此能够收获更为广泛的用户群体。
此外,相比于斗鱼和虎牙这种直播平台,短视频平台的直播只是附加项,而观众可以有更多的选择,但直播平台的用户却没有,因此不少用户会在B站观看相关主播的“精彩瞬间”,从而分流斗鱼本就不多的用户。甚至有很多主播直播时,也会在B站寻找自己的混剪,从而提高直播效果。
只是没有人能想到,斗鱼的艰难,会来得如此迅速。
就在10月25日,斗鱼发布公告称,由于过去连续30个工作日,斗鱼在美国存托股票(ADS)的收盘价,均低于1美元最低买入价,若到2024年4月22日前,股价始终没有回到1美元之上,就有可能面临退市的结局。
作为斗鱼的关键先生,陈少杰仍旧起着决定性作用,11月7日,有斗鱼工作人员对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表示,陈少杰应该会有一个对外的回应,但具体还是要看公司上级的意见,再进行安排。本月中旬公司将发布三季报,一般来说陈少杰会出席,届时大家可以关注。
 
 
[ 资讯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违规举报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
 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
 
网站首页 | 禁售产品总则 | 关于我们 | 联系方式 | 使用协议 | 版权隐私 | 网站地图 | 排名推广 | 广告服务 | 积分换礼 | 网站留言 | RSS订阅